ICP备35645659号


招商QQ:3270561200
  • 21人遇难 一场越野赛为何酿成一场严重事故

      “希望天亮后有好消息,希望所有人无恙,虽然可能性不大。”5月23日0时51分,2021(第四届)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暨乡村振兴健康跑参赛选手“流落南方”在朋友圈里发布了这样一条信息。

      5月23日9时30分,最后一名失联者找到。“流落南方”希望所有人无恙的期待落空。

      来自救援指挥部的信息显示,截至23日9时30分,参加百公里越野赛172名参赛选手中的151人已经确认安全,其中8人轻伤在医院救治,情况稳定,另有21名参赛选手找到时已失去生命体征。

      该事件是一起因局部天气突变引发的公共安全事件,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,对事件原因进一步深入调查。  

      山地越野赛遇天气突变

      甘肃白银近些年大力推广文化旅游资源,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赛道贯穿黄河石林景区,向北延伸向黄河北岸的大山。“既有独特自然风景,又具挑战性,吸引着来自全国各地的马拉松选手。”一名选手说自己也是被这种独特性吸引来的。

      比赛的起点位于景区入口处。从毗邻不远的景区观景台眺望,比赛路段曲折蜿蜒。长达100公里的赛段伴随着22道拐,被分为9个CP点(打卡点)。比较危险的地段在CP2与CP3之间的赛道。这也是让很多马拉松选手期待的地方。

      天有不测风云。22日上午,刚开始风和日丽,后天色转阴,大概10时30分后,雨点从零星逐渐变密集,逆风出现,“风裹挟着雨点打到脸的,像密集的子弹打过来。”“流落南方”回忆道。

      “很多选手穿着坎肩、短裤,看上去很冷。”黄河石林大景区一小卖部经营者目睹了赛事启动时的盛况,也看到了雨中比赛时选手们受冻的情况。

      虽然感到很冷,很多选手还是冒雨参加了比赛。随着选手前行的脚步,危险也在步步逼近。

      经多方佐证,出状况的是一段有8公里长的赛道,这段山地赛道海拔爬升1000米,且只有爬升没有下降。一路向上的赛道是石头与砂土混合的路况,很多段都非常陡。

      几位有以往百公里山地越野赛参赛经验的选手表示,这也是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“简单又困难”的原因所在。

      “往年也常有人选择在这一段放弃比赛。”一位参加过该项比赛的选手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。

      天色大变、骤然降温,加上赛道富有挑战性,这加剧了比赛难度,也成为这个已进行了四届的赛事的最大变量。

      “流落南方”回忆,过了CP2之后,出现逆风,风力已经加大到七八级,雨更密了……眼镜被雨水糊住,眼睛睁不开,只能眯着缝儿,视线受到严重影响。

      “流落南方”认为自己的实力在所有参赛选手中可能处于前三分之一的位置。他对当时状况做出判断——因为道路崎岖,无法通车,CP3不提供任何补给,恶劣天气又让客观存在的问题被N倍放大,越往上爬,就意味着风越大、雨越大、温度越低,体感温度更低。

      “流落南方”继续往上爬了一会,很快就全身湿透,连保温毯都被大风吹散开来,十根手指被冻得没有了感觉,含在嘴里,舌头也跟着冰凉了。这一瞬间,他决定下山。

      并不是每个人都做出了相同的选择。70后女选手“小晏香香”因为穿着的服装较厚,坚持爬到山顶。

      和“流落南方”的预判一致,因为体力消耗过多,“小晏香香”陷入生死困境。同行跑友“可乐”救了她,拉上她一起抵抗大风。陆续,又有其他跑友和他们汇合到了一起。但糟糕的是,这时手机信号中断了。这个小队伍,只能分工,让男士在前方探路,直到他们发现了一个窑洞。

      窑洞是家住景泰县常生村的牧羊人朱克铭平日放羊时“乘凉避暑”的场所。当天,他和往常一样出门放羊,并选择在这里休憩。

      循着求救声,朱克铭搭救了这几位选手。随后,他又在有信号的地方打了救援电话,告诉救援队伍他们的准确位置。等候期间,他还和几位恢复体力的选手救助了一位已经失温倒地的选手。

      救援环境恶劣,独特赛道成罹难场

      22日中午12时17分,有参赛人员在赛事工作群发布求助视频,赛事组委会立即安排救援力量20人出发前去救援参赛人员,先后救出18名参赛人员。

      14时左右,救援队伍到达赛道上山点后发现雨急风大,还夹杂冰雹、冻雨,已经有泥石流的现象,救援难度增大。赛事组委会马上联络黄河石林景区管委会,景区管委会立即派遣景区应急队伍赶赴赛道,同时,会同赛事公司调取参赛人员GPS点位情况,研判后立即停赛,并增派救援力量。先头救援队伍约13时到达后立即上山搜救,后援队伍配备保温棉被棉衣、姜汤热水等和车辆,接送返回的参赛人员。

      有选手表示,组委会在此期间喊停了比赛。